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专业评论网 网站首页 | 人员查询
当前位置: 网谈天下 >> 生 活
亲历珠峰“大堵车”者:看着他快死了,我却只能从他身边走过
来源:成都商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5/31 10:31:20 点击数:

在最后的希拉里台阶,珠峰出现“堵车”

       在8000米的“死亡地带”,无氧攀登者穆萨被“堵”了2个半小时。

       路很窄,一面是悬崖,一面是冰坡。在100多人的队伍里,他进退两难。大风、缺氧、吸入零下40度的冷空气,他浑身颤抖,只能通过跺脚、攥拳、拍手等动作维持体温。“再堵一会,我肯定性命不保”危急时刻,穆萨不得不找缝隙,不断地超过登山者,最终,艰难登顶。

       穆萨是“2019十四座珠峰(南坡)登山队”的队长,2017年他历尽千辛万苦第一次登顶珠峰。今年是他第二次攀登珠峰,但这一次并不轻松。

       据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,由于等候时间过长,消耗体力过多,加之高寒和缺氧,2019年已有14人死亡,另有3人失踪。其中,仅5月23日一天就有3人丧生。

       川藏队的向导苏拉王平介绍,2019年一共有381位登山者获得攀登许可,加上夏尔巴向导和一些后勤人员,估计攀登珠峰的有一千人以上。因为窗口期较短,登山者在5月22日和23日集中冲顶,造成前所未有的“大堵车”。

以下是亲历者穆萨和苏拉王平自述:

穆萨 44岁 民间登山爱好者

拥堵

走了2个半小时才登顶

“再堵一会,我肯定性命不保”

       珠峰的商业攀登一般有两条固定线路:一条是从尼泊尔进入的南坡线路,另一条是从西藏进入的北坡路线。我两次登珠峰都是走南坡,2017年是有氧攀登,今年是无氧、无协助攀登。

       4月11日,我从昆明出发到加德满都,4月13日开始徒步进入珠峰南坡大本营,用了7天时间,然后在大本营进行一系列适应训练,一直到5月18日才开始正式冲顶。

       今年登珠峰的人比往年多一些,在尼泊尔注册登记的有381人,加上夏尔巴向导和一些后勤人员,大本营的人数有一千人以上。

       我在5月22日早上4点10分左右到达南峰顶,准备经过希拉里台阶。希拉里台阶是登顶最后的一段路,海拔8790米,一侧是冰坡,一侧是悬崖,路宽40厘米左右,只能一人通过。如果不拥堵,我再用20分钟就能登顶,但是那天,前面大概排了100多人,我走了2个半小时才登顶。

       排队刚开始还好,因为我不使用氧气,就不用担心耗费氧气。但是时间一长,我的麻烦出现了。海拔高,风大,没有氧气,我需要直接吸入零下40度左右的空气,冷得全身颤抖。

       为了不让自己失温,我不停地动脚趾、动手指、跺脚、攥拳、拍手,甩手……我当时想如果再堵一会,我肯定会性命不保。后来,看到缝隙,我就往前面钻,看到有人走不动,我就超过去,最终才慢慢爬了上去。

伤亡

       山上触目惊心的“路标”

       “看着他快死了,我没办法救他”

       我下去的时候才知道今年登山伤亡严重。

       新闻上说珠峰“堵车”死了很多人,其实不准确。大部分原因是缺氧,高山经验不足造成的滑坠,或者身体的某种疾病在高海拔地区诱发。登珠峰每年都有死亡。2017年,我在攀登的路上遇到三个遇难者。其中一个,当时我看着他快死了,他已经出现了幻觉,丢掉帽子、手套和氧气瓶,衣服敞开着,坐在地上。我没办法救他,只能从他身边走过。等下山时,我发现他已经死了。

       登山圈中,在8000米以上有一条潜规则:见到需要帮助的人,先得自己保命,一般不会救别人。因为你的氧气给他,你自己会死掉,你给他食物,也只是让他多受几个小时的罪,结果一样。

       他们的遗体经常就在路上,成为一个个触目惊心的“路标”,你必须跨过他们继续前进,否则只能往回走。2018年我登世界第四高峰——洛子峰,当时一个女登山者的遗体就坐在路线上,她已经死了很多年,衣服、装备、冰爪都还是最初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有人经常问我,为什么冒险登珠峰,而且进行无氧攀登。其实攀登珠峰是每一个攀登者心中的梦,2017年我圆了自己的梦。但我也发现自己有能力做得更好,所以才开始做了攀登队长,开始无氧攀登。为了能够帮助别人完成梦想,也希望能够为中国登山做一点儿贡献,留一点东西。

苏拉王平 40岁 专业登山向导

冒险

抢第一个窗口期出发

“时间很短,大家没有退路”

       4月8日,我们队一行15人从成都出发,包括8名队员和7名川藏队向导。到达加德满都又给每个队员安排了一位夏尔巴人,基本所有去登珠峰的人都会找当地的夏尔巴人当向导,他们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,长年从事这个工作。

       我们4月10日徒步进入南坡大本营,在大本营进行了两次拉练。拉练结束后,我们就开始等天气,等窗口期,整整等了11天。我们每天看天气预报,每天都是坏天气,非常难熬。

       5月12日,第一个小窗口期来了,一共持续了5天,但时间太短了。当时大家都不知道第二个窗口期什么时候到来。因为我们队情况特殊,除了8个夏尔巴向导,还有7个经验丰富的向导,所以我们决定,抢第一个窗口期,冒险出发。我们向导先带队员往上走,去和夏尔巴向导会合。

       5月15日,我们全部队员顺利登顶,成为2019年第一支登顶的商业队,也就成功地避免了“大堵车”。

       等我们回到大本营,很多队伍才开始出发。我一看天气预报,发现麻烦了,第二个窗口期也很短,大家都集中在22号、23号登顶肯定会拥堵。但是没办法,如果错过这两天就只能等第二年,大家没有退路。

市场

有人只是想用这段经历去做文章

“我出双倍的钱,能不能保证登上去”

       我们川藏队今年第一次组织攀登珠峰,以前主要组织5000米、6000米、7000米的高海拔登山运动。中国民间登山的发展差不多20年,我们成立于2003年,基本见证了中国民间登山的发展。

       这几年,我明显地感觉到每年客户都在增长,户外运动的市场也越来越大。我们接待了成千上万的登山者,他们年龄主要在40岁到50岁之间,来自各行各业,共同的特点是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。如果一年没有100万收入,基本很难维持登山运动,因为能够达到登珠峰的水平,必须有三五年的成长计划,至少得登五、六座雪山,而这些都需要时间,需要钱。

       以前经常有人给我打电话:“你们能不能保证让我登上去,我可以多请几个向导,并出双倍的钱。”其实如果没有登山的能力,我们也不敢接这样的客户。

       今年“大堵车”有一种说法是登山者的专业水平不够,我觉得这也是登山人群膨胀的必然后果。这些年登山我发现一个细节,夏尔巴人似乎更喜欢和来自欧美的登山者合作,他们觉得对方专业能力更好,而我们的队员简单的技术动作也不熟练,头盔要帮着戴,冰爪要帮着戴,有些地方别人一分钟就能过去,但我们的队员要十分钟。

        此外我也发现这些登山者,有的单纯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目标,但也有部分是想用登珠峰的经历去做文章,给自己的事业和工作带来帮助。

下一篇: 没有文章

本网推荐

推荐信息
亲历珠峰“大堵车”者:看着他快死了,我却只能从他身边走过
北京:考生忘记带文具 可在地铁站免费领
常用药零售价暴涨背后:原料药供应链被垄断
推动改革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
“大朋友”习近平和孩子们在一起
CGTN女主播刘欣与FOX女主播翠西电视交锋
关于美联邦快递错误转运华为货件事件 外交部:华为和公众要求FedEx给个说法在情理之中
备战高考
热门新闻 一天 一周
“羊专家”当“第一书记”,不脱贫不离村
河南:母亲为割肝救子 每天跑十余公里苦练身
故宫博物院公布三年藏品清理成果:总数升至
突发:日本刚刚传回来的视频,中国人暴怒!
突发:河南鹿邑太清宫发生重大火灾5死1伤
网谈天下向全国人民拜年
河南永城5死2伤杀人案系宅基地纠纷
何伟忠国励志篇(七)
何伟忠国励志篇(五十)
王定国前辈为武术名家何伟题词“武术世家”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人才招聘 | 法律声明
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
Copyright @ 2016 版权所有:网谈天下 by www.wangtantianxi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备案号:京ICP备15057783号-2 指导单位:全国人大、全国政协、国务院参事室。支持单位:人民网、新华网、中国网、央视网、中华网、凤凰网、今日头条、今日首页、搜狐新闻、腾讯新闻、网易新闻、新浪新闻等。战略合作单位:国防时空杂志社。
扫一扫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